湖南工人報:用創新基因鑄起大國制造——記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中國鐵建重工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劉飛香

2018-04-27

全國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中國鐵建重工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劉飛香生于湖南長于湖南,湖南給他提供了干事創業的沃土。即便已過天命之年,他的這口湘音仍舊未改,湖南人敢闖敢干的精神特質在他身上體現得淋漓盡致。

我們常常會問自己,10年可以做成什么?

這一問用在劉飛香身上,他便用堅實的腳步、奮進的足音給出了一個驚人的答案。10年,他為中國高端地下工程裝備和軌道設備譜出了一曲耀眼的華章;10年,他著力打造了一個以高端裝備制造自主化、國產化為己任的現代化國企……

創業:從零起步到彎道超車

鐵路公路港口等交通基礎設施建設是拉動國民經濟增長的“馬車”,交通建設既是發展工程,也是民生工程。12年前,《國家中長期鐵路網規劃》正逐步從夢想照進現實,規劃提出到2020年建設提速鐵路2萬公里,客運專線1.2萬公里……彼時中華大地高鐵建設走上“快車道”。只不過,作為高鐵主要技術裝備的大號碼高速道岔在國內尚不具備生產能力,成為高鐵建設的關鍵瓶頸。

當時在武漢中鐵十一局擔任副總經理的劉飛香面臨一個人生選擇,是繼續在駕輕就熟的基建施工領域深耕,還是扛起構建中國鐵建工業創效板塊的重擔?西南交大學機械工程出身的劉飛香果斷選擇了后者。

2006年夏天,劉飛香背起行囊,只身回到了株洲石峰山下,那是一片亟待開發的工業用地,劉飛香認定要在這里建起中國南方首個現代化高速道岔制造企業。

創業從零起步,無基礎、無技術、無經驗,怎么辦?劉飛香也想過借鑒一些制造業企業通常的做法——“拿來主義”,即引進國外技術、與外資聯合辦廠,但是當時外資企業提出的要占49%的股份、外方人員工資800歐元/天的“霸王條款”深深刺痛了劉飛香的心,也挑戰了他的民族自尊感。劉飛香決定放棄這條路,另起爐灶自己干,走自主創新的路子。

正所謂立志容易成志難。在創業的前3年時間里,“5+2”、“8+X”、“白+黑”是劉飛香的工作常態,大年三十在崗位上邊工作邊過年。正是懷著這樣一種破釜沉舟的決心和闖勁,從工廠的設計和方案論證、項目建設前期審批、3萬多平米建筑物拆遷、建設項目用地處置出讓、所需設備選型采購、技術骨干招聘培訓,到首組時速350公里42號單開道岔試制成功、工廠完全具備自主生產高速、提速、普速道岔產品及配件和合金鋼轍叉、高猛鋼轍叉的能力,劉飛香所創辦的工廠生產的自主產品一度刷新了中國高鐵最高速度和舒適度水平,目前鐵建重工的道岔產品已經占據國內1/3的市場份額,成為業界的一段創新創業傳奇。

創業之路既要埋頭苦干,也要抬頭看路。10年前,在國家基建施工領域,大型施工裝備長期依賴進口一直成為行業的卡脖子、扼喉嚨之痛,進口設備價格昂貴、服務得不到保障,基礎設施建設時時受制于人。尤其是以盾構機為代表的高端地下施工裝備,單臺進口價格高達幾億元。

據當時估算,未來10年內我國鐵路、公路、地鐵、水利、油氣等非開挖建設工程將達6000公里以上,至少需要總價值320億元的400多臺盾構施工裝備與之配套,這是亟待民族裝備制造企業贏取自尊、開辟市場藍海的新領域。

當時劉飛香同樣面臨一道選擇題:一方面,國內通用型工程機械產業風生水起,發展形勢喜人,且進入門檻低;另一方面,專業型地下工程裝備自主產品寥寥無幾,核心技術受制于人,而且進入門檻高。在抉擇面前,縈繞在劉飛香心中“為中國制造贏得尊嚴”的情愫不滅,湖南人“霸得蠻、不怕死”的精神不減,他瞄準了高端地下工程裝備這個被譽為工程機械“皇冠上的明珠”的民族工業薄弱領域。

2008年初冬,在長沙東郊的一片荒地上,劉飛香帶領的創業團隊住著工棚、冒著嚴寒、頂著烈日、踏著泥漿,度過了一段終生難忘的冬春夏。劉飛香和創業團隊用8個月的驚人速度建設起一個以盾構設備研發制造為龍頭的現代化工程機械制造基地。劉飛香堅持走自主研發創新之路,依托中國鐵建長期積累的施工技術與經驗,逐步構建起高端地下工程裝備民族品牌。

自主創新并非易事,既然選擇了遠方,就只能風雨兼程。10年來,鐵建重工作為國內唯一一家沒有與國外廠家合作、沒有購買國外圖紙和專利的掘進機研發制造主流企業,自主研發的盾構機已連續多年占據國產市場的“半壁江山”,市場占有率85%以上的TBM和大直徑盾構機成為國產第一品牌,國產品牌掘進機從替代進口到實現出口,完成了從技術到市場全面主導的歷史性轉變。

自主創新,猶如打通了企業質變的任督二脈。10年中雖然盾構法隧道施工裝備實現成功逆襲,但我國90%以上的隧道施工仍然采用傳統人工鉆爆法施工,這種方式施工速度慢、安全系數低、環境污染重。對此,劉飛香提出了隧道智能建造構想,即基于隧道施工機械化、信息化、智能化,工法創新、設計創新和管理創新等過程和手段,應用信息技術、先進制造技術、自動化技術和人工智能技術等先進技術,打造出隧道施工裝備智能機群系統,讓每一臺裝備都具有機器人特征,最終實現鉆爆法施工隧道內數字化施工、黑燈作業、少人作業或無人作業。

在這種以“裝備帶動工法革命”的顛覆性創新思想引導下,鐵建重工的隧道特種施工裝備產業形成了隧道機械化施工系列產品、特殊地質施工系列產品、煤礦機械化施工系列產品、綠色環保施工系列產品四大產品系列,市場占有率穩居國內第一,正在引領一場中國隧道智能建造新模式的生動實踐。

或許這組數據可以作為劉飛香帶領鐵建重工10余年創新創業的注腳:企業創造了主要經濟指標30%以上的年均增長速度,昂首進入全球工程機械50強,中國工程機械前5強;自主研制開發了30余項國內和全球首臺套產品,攻克各類產業技術難題100余項;先后主持國家級科技項目11項,參與國家科技計劃15項,主持省部級科技計劃50余項,主持國家行業標準編制20余項;獲得國家專利授權1100余件,其中發明專利占比30%以上,企業成為全球領先的隧道施工智能裝備和高端軌道設備整體解決方案提供商。

創新:敢為人先與博采眾長

在創業過程中,劉飛香深知一個人修不成長城,千人同心,則得千人之力。在為中國制造贏得尊嚴的賽跑中,在用創新基因鑄起大國制造的筑夢路上,企業從幾十人到幾百人,再到幾千人,關鍵在于讓大家找到最大公約數,畫出最大同心圓。

功以才成,業由才廣,把高端人才引進來,把優秀員工招進來,這是劉飛香一以貫之的人才理念。劉飛香常說,真正合適的人才就算“掘地三尺”也得請到,就算是三顧茅廬,甚至是四顧茅廬、五顧茅廬也是值得的。

人才既要請得來,更要留得住、過得好,讓人盡其才,才盡其能。劉飛香為企業構建起與市場接軌、與人才能力掛鉤的高端人才引進機制和15種基本激勵機制,不斷創新“三項制度”改革,通過科學而嚴格的考核,干部能上能下、員工能進能出、薪酬能升能降已經成為常態。劉飛香還為企業不斷培植創新沃土,讓科技創新生機勃勃。劉飛香提出科技創新始終堅持“兩個不變”:研發人員占比員工總數20%以上不變,研發投入強度占比銷售收入5%以上不變。目前,鐵建重工構建了“八位一體”創新平臺,聚集了超過1500名專業技術研發人才,累計培養了技術帶頭人與技術骨干100名以上,創造了平均每天研發出一項新技術新成果的創新速度。

數字化智能化正成為高端裝備制造邁向高質量發展階段的創新引擎,劉飛香積極推進傳統制造向智能制造轉型。站在世界工程裝備技術發展最前沿,他創造性地提出了“兩型三化九力”企業發展戰略,堅守“創新型、服務型”企業模式,堅持“專業化、數字化、全球化”發展道路,著力提升“‘數字化+’的轉型升級能力”等9種核心能力,圍繞客戶價值鏈和產品生命鏈,推進數字化空間建設,建立以長沙為中心、輻射全國的指揮監控中心,打造了國內第一個盾構機綠色再制造示范項目,推動了“中國制造”與互聯網的深度融合發展,提升了我國裝備制造業水平和重大裝備核心競爭力,引領盾構機行業智能制造新模式和“中國制造2025”示范試點,受到國家工信部和湖南省主要領導的高度贊揚。

不忘初心行致遠,不改匠心鑄精品。劉飛香始終懷著“打造現代國企”的初心,持續深化企業體制機制改革,牽頭實施內控制度化、制度流程化、流程信息化,打造對市場和客戶高效快速反應的流程型組織。劉飛香致力于把黨建工作當做企業核心競爭力來打造,積極以“黨建+”理念謀劃推進黨建工作,構建以黨建為引領、統籌推進企業各項工作的新機制。

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臨深溪,不知地之厚也。劉飛香表示,新時代呼喚新作為,推動中國制造邁進制造強國行列,必須大力培育新產品、新產業、新動能。要實現這一目標,就要不斷強化科技創新,以創新推動傳統產業升級換代,推動制造業加速向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綠色化方向延伸拓展。

踏上新征程,揚帆再起航。接下來,劉飛香帶領鐵建重工會在加快傳統產業升級換代、大力培育新產品新產業新動能上狠下功夫,大力發展地下空間產業,促進地下施工裝備產業向全智能化裝備的目標進軍;大力推動新型軌道交通裝備、高端農業機械、新能源裝備等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做好新時代中國制造做強做優做大的答卷人和筑夢者。


青青视频 青青视频免费观看 青青青免费视频在线